今生只为遇见你
发布时间:2020-03-18 06:55

406乔眀娇篇今生只为遇见你眀娇是有些腿软,心头那种劫后余生的紧张还在,但是此刻充盈在内心的某种情绪,让她抗拒了那份恐惧,而是在迎上了张朝阳和聂轻鸿那视线时,有了一种后知后觉,她赖在聂轻鸿怀中的行为,此刻想来,太过不正常。大文学一向遇事无惧无畏的眀娇,脸上漫过一层红云,在这肃杀萧瑟的夜晚,车灯的映照下,却是刺眼的明媚,美丽的吸引着每一个观众。懒张朝阳摸了摸鼻子,什么都没有说的看了一眼聂轻鸿,后者似乎只是那一眼的惊讶之后,再也没有什么情绪。“你一个人危险,短时间内最好不要单独外出!”聂轻鸿指出的这个事实,若是从前眀娇从来不以为意,但是现在却有了最鲜明的教训和认识。眀娇点头,迎上聂轻鸿那张冷酷俊逸的脸,低头间握紧了自己的手抓包,天知道她何时有过如此窘迫听话的时候。“上车!”车门打开,他的身形犹如一道屏障,黑暗中高大的,带着绝对的安全感,眀娇二话不说钻进了车子里,至于香格里拉,西双版纳,都成了遥远的幻景。就在眀娇意识到了那个高大身形就要关上车门而坐在前排时,不由叫了一声。大文学“聂轻鸿!”聂轻鸿准备关上车门而去的身形一顿,不自觉的再度打开了车门,看着她,包括前排坐在了驾驶座上的张朝阳,都忍不住好奇的望了过去。虫“我怕~”眀娇突然间说出来的话,三分戏,七分真,怕什么,怕他坐到前排去。这种心思,她可不能说出去,所以她的这两个字‘我怕’,可谓巧妙的很。高大的身形却矗立不动,眀娇那双小鹿似的眼眸,就那么无辜的看着聂轻鸿,有人说乔眀娇演什么像什么一点都没错。聂轻鸿虽然面容冷酷,可是他那高大的身躯还是坐在了后排。张朝阳那双眼睛更是扫描仪似的扫描着后排的每一个角落。聂轻鸿正襟危坐,和刚才的冷酷喋血相比,此刻显得有些过于严谨,整个人都看起来有些巍峨而不可靠近,眀娇以为这是错觉,但是再看一眼时,确认不是。聂轻鸿在竖立防线吗?他看出来了她的心思了吗?眀娇的眼眸流转之间,却是在一辆车子迎面驶过时,看到了聂轻鸿那张冷酷的脸颊上,一道长余寸的疤痕,还渗着血丝。大文学那是刚才他快速奔跑,低身潜行时,不甚挂到了树枝的后果,这样的伤对于钢铁般的聂轻鸿而言根本无足轻重。但是对于乔名叫而言,那就不一样了。“能打开一下灯光吗?”头顶有灯,但是找不开关,聂轻鸿纹丝不动,而张朝阳早已应声打开了车灯的同时,不觉补了一句:“乔小姐准备带这一包钻石去哪里?”眀娇正在翻着抓包的手,微微一顿,却是回答的从容不迫:“准备在歹人防备最薄弱最意想不到的时候交到警察叔叔手里去!”是的,这是她的计划,在别人都意想不到的时候把钻石交出去,可惜计划胎死腹中不说,若不是聂轻鸿及时赶到,她真的要英年早逝了。眀娇甚至想到了灵堂上自己的挂相,狗仔队们各种各样的报道,心头不由一悚,而前面张朝阳听了却是带着一抹不可思议的道:“知道它值多少钱吗?没想过贪下来?”眀娇似乎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这些钻石最少原始价值上亿,不过经过打磨和商业炒卖,市场价值不可估量,但这包东西就是定时炸弹,你会搂着炸弹当爆米花吗?”哈哈,张朝阳没忍住笑了出来,刚刚击杀了两名歹徒的气氛,似乎荡然无存,而眀娇舀着kitty猫图案的创可贴时,转脸看到了聂轻鸿的脸上,那张冷峻的脸,似乎微微的有些许的柔和,那道伤疤不仅不损他的俊美,反而让他看起来更加迷人。但就在眀娇伸手探向聂轻鸿时,一只大手猝然的抬起,抓住了她纤细的手臂,凛然为警惕的神采,睥睨的眼神,让眀娇一怔。“干什么?”冷酷的声音,眀娇却听了一点儿都没有被排斥的自觉,反而成了一种习惯。“疼~”纤细的手臂被抓,眀娇眉毛皱的很是委屈,眼底里一丝隐忍疼痛的神色,好不可怜。聪明,张朝阳坐在前排,耳朵比平时要灵敏一百八十度,雷达似的,深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果然,聂轻鸿松手,没有继续钳制的同时补充了一句:“不需要!”若是别的女人,估计早被这冷冷的三个字给击退了,但是谁让聂轻鸿身边坐的人是乔眀娇呢。“我可不是怕你破相而伤心,我是怕你影响市容,看在你刚才救我一命的份上,我决定原谅你之前的不礼貌!”眀娇这么说时,已经看到了聂轻鸿脸上微微僵硬的神情,眼疾手快,创可贴已经落在了他英俊的脸颊上。“不许揭掉!”眀娇一声娇喝,却是甜软动人,有一种别样的明丽和俏皮,就在聂轻鸿伸手要撤掉那枚创可贴时,眀娇的两只手已经抓住了他的那只大手。张朝阳几乎是恨不得把这个镜头给录下来,把聂轻鸿那宝贵的一瞬间永远铭记倒影在每一个战友的脑海里。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美女与猛兽的组合画面,张朝阳的眼睛快长了钩子,迎上聂轻鸿那似冷似利的眸子一瞥,车子险些开到了阴沟里去。聂轻鸿准备抬起的手,被一双柔软温热的小手抓住,一时间居然忘记了挣扎,更或者说,他一向对女色无动于衷的行事风格,让他觉得不做任何回应,才是最合情合理。407乔眀娇篇今生只为遇见你眀娇的一双手本来修长柔软,根根莹润,如同葱白一样,和那只修长而带着茧子的大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大文学“你知道那些钻石的价值,看起来是个行家?”聂轻鸿不动声色的拨开了眀娇那双柔软的小手,忍不住想去摸掉脸上的那枚创可贴,声音里带着一种凛然的气势,就像是办案子审犯人一样。懒眀娇迎上聂轻鸿那张没有多少情绪的脸,眼看着他修长的大手就要扯去了创可贴,懒得回答他的问题,而是一双眼眸盯着他的手,有些担心他会这么不给面子的撕下来。“我这里还有很多哦!”眀娇心头一念,口中已经吐出来的话,让聂轻鸿的脸上不自觉的有些僵硬起来,眀娇平日里演戏磕磕碰碰也有的,她包里整整一打的创可贴,除了Kitty猫似乎还有别的花纹的创可贴。聂轻鸿的手放了下来,不理会前面张朝阳隐忍着腹痛似的闷笑,而是冷冷的看着眀娇道:“回答我的问题!”聂轻鸿没有任何情趣的继续威严下去,而眀娇见他没有再去撕掉创可贴,便心头微微一放松,很有成就感的坐直了身子之后,才去回答他刚才那个问题。大文学“我学过宝石鉴赏,如果猜的不错的话,这些都是D级钻石,成色顶级的钻石,FL的净度!”眀娇这么一说时,那边忍着笑容的张朝阳也不由接上了话。虫“好眼力,这些钻石是南非矿产上为数不多的顶级钻石,有两颗份量极重的粉钻,如果精心处理流入市场,每一颗都可以卖到三个亿的价格!”这个数字远远高出眀娇的预料,再听得张朝阳那骄傲的口吻,自然是明白这份钻石的重要意义。“所以你刚才应该偷偷贪污一颗,我们不会发现的!”张朝阳这么说时,迎上聂轻鸿的眼神,闭嘴,好像有点儿太放松了呵,聂轻鸿看着眀娇恍然大悟的样子,补了一句:“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眀娇不由转头看了一眼就算是贴了一张可爱的创可贴都透露出来威严和冷酷的聂轻鸿,很是认真的澄清道:“我可对这些东西没兴趣!”眀娇说这话时,眼角里都带着一种被委屈了似的娇嗔,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是多么的美丽动人。“没说你!”聂轻鸿的眼波一展,正好和镜子里张朝阳的目光对上,张朝阳迅速转移了视线,干咳一声,加快了油门,开的更快。大文学“聂队,你好像右边脸颊也受伤了?”张朝阳好死不死的开口,不理会聂轻鸿那如同M16枪口的目光,好心的不能再好心。眀娇怎么没有听出来张朝阳的调侃,但还是忍不住凑过去看到了聂轻鸿右边的脸颊,果然一道血痕,虽然不明显,还是刺入了眼帘,那无疑也是树枝刮的。“没事,不用贴!”聂轻鸿的话来的及时,眀娇还没有行动,已经被他那森然冷漠的样子给怔住,前面张朝阳快要抱着方向盘哭了,憋的内伤。“刚才,谢谢你!不然,我估计真的要抱着一堆钻石等待世界末日了!”眀娇察觉到了张朝阳的揶揄,倒是想到了聂轻鸿的面子,没有勉强聂轻鸿,而是诚心感谢,长这么大,演那么多的戏,侠女,英雄,白马王子什么的没有见过,但是唯独这个黑面冷煞似的男子,让她有一种真实的感觉。“我们应该做的!”聂轻鸿回答的中规中矩,眀娇听了有些挫败,这个男人完全是个绝缘体吗?眀娇陷入沉默,微微皱眉,没有注意到旁边坐着的聂轻鸿眉心一直皱紧的样子。“队长,‘豹子’已经联系上!”突然间蓝牙耳机响起来的声音,隐隐传来,聂轻鸿迅速的投入到了工作之中。“保持联络,随时更新地址!”一路上,聂轻鸿在不停的下着命令,指挥部下做好准备工作,直到快要到达目的地,才算停了下来。眀娇不自觉的看着他的侧脸,那种硬挺而果决的容颜,犹如上帝雕琢的艺术品一样,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男人,他的眼底里是不是根本没有儿女私情啊?而目的地是一架停泊在旷野平地上的直升飞机,机身旁站着一排的铁血男二,他们荷枪实弹,穿着迷彩服的特种兵队员个个威风凛凛,脸上也涂抹了油漆,犹如随时准备扑向猎物的猛兽,在看到了吉普车到来时,个个露出来了期待和信任的目光。队长出马,还不马到功成。“到了!聂队,乔小姐!”张朝阳的吉普车很精准的停在了众队员的面前,人又快活,又精神的打开了车门,那副殷勤,让那边站着的队友们个个有些奇怪,何时见过张副队这么狗腿,俨然是队长的司机模样。眀娇看到了自然是要下来的,至于聂轻鸿,眉心皱着,却是没有说话,似乎在思考什么问题,起身下车时,显然忘记了自己脸颊上的创可贴。队员们看到了眀娇下车时,已经有些羡慕队长的英雄救美,等到再看到了聂轻鸿脸上那张Kitty猫的创可贴时,险些把手中的冲锋枪给扔了。“队长?”吴强没忍住,差一点儿把眼珠子给瞪出来了,没错他们威风凛凛的队长脸上,贴的创可贴,很卡哇伊!“嗯?”聂轻鸿眯起了眼眸,用一种惯有的目光看着随便走神的吴强,吴强眨眨眼,有些无辜的道:“队长我们都准备好了,随时准备出发!”但是聂轻鸿的目光如同统领着森林百兽的狮王的目光,带着威严和不满,这些个兵蛋子今天的状态明显很不对劲,眀娇看着聂轻鸿盛怒的脸,有些小心翼翼,刚才是不是太过份了,那个创可贴有点儿影响形象啊。“张队领她去那边!”当事人一脸肃穆,吩咐着等着看好戏的张朝阳,却是蓦然明白了怎么回事后,怒喝了一声:“立定!”408乔眀娇篇今生只为遇见你聂轻鸿并没有任何狼狈的窘迫,甚至他的脸上只不过落了一片树叶一般从容,尤其是在他喊了那一声立定后,目光环顾了所有的队员一眼,那些个刚刚还满脸八卦的队员,顿时间犹如被人下了咒语一般,抬头挺胸,一排正气凛然,目不斜视。大文学懒“很好笑吗?”聂轻鸿目光如同刀刃一般,落在了每一个队员的脸上,只见他们目光如同星子,璀璨明亮,但已经没有了那份嬉笑的肆意,纪律严明,服从指挥,这一刻体现的淋漓尽致。“回答我,好笑吗?”他声音高昂有力,踱步的同时,看着自己的部下,统率万方的气度,让人俨然忘记了他的脸上有什么特别的东西。“不好笑!”异口同声,声音辽阔,回荡出一种鼓舞人心的气势,眀娇顿时感觉到如同深处金戈铁马的战场上一般,当然,那只是戏,纵然萤幕前的千军万马,都难敌此时的热血沸腾。“大声点,没听到!”聂轻鸿目光再度环顾一周,似乎这些就是最差劲的劣等兵一样。“不好笑!”顿时比刚才的气势更生一层,似乎连周围的虫儿鸟儿都吓跑了一样,那种感觉肃穆,威严,空气里都充斥着一种生死搏斗才有的冷凝。大文学“现在是晚上十点三刻,还有两个小时就要进行交易,五分钟时间准备,四点钟方向,出发!”虫聂轻鸿满意于收敛了八卦心思的队员,而是带着一种不可侵犯的语气,号召着他的队员开始一场危险的生死搏斗。眀娇方觉得自己的行为太过幼稚,只顾着自己的想法,不由多看了一眼聂轻鸿。他的神态肃穆,一手看着腕上的秒表计时,抬头看着队员们鱼贯而入,灵敏的钻入机舱,那种姿态何曾受过了她的影响。一个对于乔眀娇的魅力无动于衷的男人,让眀娇更多了一份欣赏和在乎。也许他不是她想象中的另一半,但是他却已经闯入了她的内心,那种负责而认真的工作态度,那种凛然而果决的处事风格,那种波澜不惊的气度,正是乔眀娇所欣赏的男子。“聂队~”张朝阳看着转身就要上了机舱的聂轻鸿,终于耐不住性子叫出声来,聂轻鸿转身看着张朝阳时,脸上带着惯有的肃穆:“你送她到特警队!”这一下张朝阳不乐意了,他堂堂的副队长,缉毒办案的重要核心人物,让他去送女人回去。大文学“喂,姓聂的,你当我是个摆设吗?”张朝阳看了一眼眀娇,自然明白自己想看热闹,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的原因所在,快步跟了过去后,对着乔眀娇露出来一个笑容道:“美女,你自己跟特警队回去吧!”那边全副武装的特警人员,显然已经准备回去,张朝阳说完就走,深怕聂轻鸿就此把他留下来了一般。聂轻鸿似乎对于张朝阳的反应见怪不怪,而是看了一眼张朝阳钻入机舱内的身形后,即刻就要跟上。眀娇不由着急起来,这个男人,似乎已经将她遗忘了一般,难道军人纪律严明,感情细胞也是迟钝的吗?眀娇有一种鲜明的认知,如果他就此离去,或许她不过是他办案生涯中一个小小的意外,一个转眼即去的路人甲而已。那不是她想要的结果。“聂轻鸿!”眀娇在聂轻鸿就要转身的刹那,快步走了过来,表情认真而庄严,看着他的脸上留下的那个属于她的记号,眀娇唇角挂出一抹淡淡的笑容,但是那双眼眸却带着一种少有的肃穆,肃穆的让聂轻鸿的脸上微微出现了淡淡的疑惑。她走过去,没有给聂轻鸿任何的心理准备。“我叫乔眀娇!”眀娇认真的自我介绍之后,却是迎上他那双冷酷却明净的眼眸,唇角勾起一抹狡猾的弧度。乔眀娇的名字,聂轻鸿或许不会知道,但是她自己坦白了真实姓名的原因似乎他已经感觉到了吧?笑靥如花,带着一抹狡黠,大胆而勇敢的女人,一个刚刚明明经历了生死还能够如此面不改色的女人。“刚才抱歉,害你被笑!”眀娇认真的道歉,看着那张英俊的脸上,Kitty猫似乎在对她微笑一样。“时间到了,再见!”眀娇似乎看到了聂轻鸿的眼底里闪过的一种躲避,除却正义凛然之外,除却冷酷无情之外,他似乎转身太快。“聂轻鸿!”眀娇再喊一声,带着一种淡淡的甜美与娇嗔,聂轻鸿的步伐没由来的一顿,他没有转脸,而是眀娇快他一部挡住了他的去路。“还有事?”聂轻鸿皱眉了,那英俊的脸上,虽然严酷,眀娇却是感觉到他的凛然与刻意保持距离的冷漠。突然间靠近,在聂轻鸿还没有来得及明白她要做什么时,眀娇伸手道:“我帮你揭下来,免得他们笑话你!”那语气就像是一个柔软温存的小妻子一样,眀娇知道什么叫一鼓作气,不给聂轻鸿后退的机会,手指已经触摸到了聂轻鸿脸颊上的创可贴。“别动哦,会疼的!”眀娇意识到聂轻鸿可能会后退,却是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手臂,这样生猛而直接的态度,让原本钻入机舱没有等到队长现身的队员们,忍不住升起了蠢蠢欲动的好奇。聂轻鸿身子有些僵直,眀娇的眼睛认真的看着那道创可贴,小心翼翼揭开的同时,唇瓣微微张阖,柔软的气息落在了聂轻鸿的颈项上,从后面的角度看,一柔一硬,竟是一个令人妒忌的美好画面。黄三没忍住向外面看了一眼,然后脑袋再也不愿意回转,张朝阳直接挡住了门,一边吴强忍不住站了起来。“好了~”眀娇一笑,满意于聂轻鸿的配合,就在她两眼带着笑意,手指上粘着撕下来的创可贴,似乎就要收工离开时却是突然间一个动作惊诧了所有人。409乔眀娇篇今生只为遇见你这并不是乔眀娇人生中最大胆的事情,但是这却是让乔眀娇最脸红心跳又非做不可的事情。大文学柔软的唇瓣,触碰到那丰润的曾经粗鲁的吻过她的唇瓣的双唇时,她的眸光明亮,带着一种猫儿偷到了腥似的得意和开怀。“加油,保重!”懒聂轻鸿的脸,鲜有的僵硬,更或者说是石化,英俊冷酷的脸上那种情绪,和气恼相比,更多的像是怔住了,看不到暗夜的灯光下他麦色的皮肤下是否脸红,但是眀娇看到了他眼底里的那一丝尴尬。“完了完了,队长被吃掉了!”吴强终究没有忍住,开口说出的话,让原本肃穆的队友们更是好奇的想夺舱门而出,张朝阳更是在聂轻鸿冷硬着面孔走过来时,赶紧的推了一把身边碍事的吴强。“各就各位,快!”从来没有人像这一次这么听张副队的指挥的,别看他一排威严,长相俊朗,很有正义感的样子,人可有点儿不着调儿,比起来冷酷嗜血的队长,这张队长的威慑力可就差远了。眀娇看着错身而过的聂轻鸿,那板正的脸庞,僵直而快速的离开,步伐矫健的让眀娇感觉他在逃避时,却是隐隐有些的落寞,这样,他会记得她吗?飞机的螺旋桨掀起巨大的旋风,绿色的羽翼在夜色中腾空而去,机舱里,个个正襟危坐的队员,抬头挺胸,抱紧了手中的冲锋枪,但是气氛却并不是压抑的冷酷,更不是那种前赴险境的紧张。虫聂轻鸿的目光带着寒冰,环视一周。“一个小时后,达到目的地,任何人不许再开小差,明白了吗?”聂轻鸿掷地有声,迎上一双双明亮的眼睛时,他的目光还是没有刚才那么的冷酷威严,不自觉的转移了一下。大文学“明白!”这嘹亮的回应,怎么听着都有些怪,虽然个个如临大敌似的谨慎模样,但怎么都有些装模作样。“咳,休息!”队长一声令下,休息!大家识趣的闭上了眼睛,但是谁睡的着,吴强小心翼翼的睁开了一只眼睛,看到副队张朝阳索性两只眼睛都睁开,目的地正是他们的队长大人聂轻鸿那张英俊的脸。聂轻鸿一脸淡然冷漠,闭目休息,喉结微微的耸动,就像是一个威风凛凛的雄狮一般,让人难以置信的从容不迫,吴强收回了视线时,就看到黄三也睁开眼睛瞅过来的样子,想笑,忍住了。“都看够了没?”突然间队长大人一声冷哼,所有的人不寒而栗的同时,却是笃定了一个事实,他们队长大人终于有不淡定的时候了。眀娇坐在了特警队的车上,不理会两个已经第N眼看着自己的特警队员,显然他们看到了她最真实的身份证,也知道了她是谁。而她的目的只有一个,想知道聂轻鸿的联系方式。“他们是上面派来的,具体的联系方式我们不能透露,也不知道!”男特警的答案在眀娇的预料之中,眀娇有些后悔,刚才应该更厚脸皮一点要了聂轻鸿的联系方式。但是她知道,这基本上不太可能。丽江之行,给眀娇的人生里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她身边的那些人,没有人知道她经历过一场黑白分明的相遇,生死劫难的动情。“Jioce,就算是为了好莱坞,捧到奥斯卡,也不用这样夸张吧。”身为乔眀娇的经纪人,Leo不知道该庆幸,还是该受宠若惊,乔眀娇的拼搏精神,再卷狂澜,比之于年轻时的偶像与清纯影视,更有几份老练和从容,美丽如她,拥有了比三年前更多的粉丝。大文学这些别说粉丝们激动,经纪人激动,导演激动,连乔老夫人都不得不为孙女儿骄傲了。但是这还是不是个事儿,眼看乔夏岚已经五岁,妈妈肚子里的小弟弟/小妹妹即将出生,而将要过二十九岁生日的乔眀娇,感情之路却越来越平静。“我是想着趁年轻的时候多赚些养老金!”眀娇不以为意的撇撇嘴,很是认真的样子,但是谁信,乔家的女儿要赚养老金?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一旦闲散下来,总会想到那么一个人,出现在了她精彩的人生里,突兀,冷酷,却是一个极度内敛的男人,不属于她的世界,却吸引着她难以忘记。眀娇很清醒,知道自己不去行动,那个叫聂轻鸿的男人将会从自己的生命中消失,而她并没有立刻去寻找这个男人,或许是因为她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一个试图忘记的挣扎。但是越是这样,越清楚的明白,聂轻鸿无可取代,而身边的同仁,无论是歌星,影星,或者是那些试图想包养她的娱乐圈大佬,个个在她的眼底里都是不堪一顾。“Jioce,你是不是失恋了?”Leo大胆猜测,换来了乔眀娇的皱眉,不由费解的瞥了他一眼道:“何出此言?”Leo见眀娇没有鄙视他,反而胆子更大了一些:“以前你是拍完戏就走人,现在是拍完戏就发呆,只有失恋的人,才会经常因为想着一个人,而不自知!”Leo有点儿娘娘腔,但也算是眀娇的‘闺中密友’,说的浅显直接。眀娇多少还是有些波动的,一个聂轻鸿对于她的影响这么大吗?既然忘不掉,那就去努力追求吧。一想到了他那冷酷的俊脸,一身淋漓冷酷,如同天神模样的现身,生死危难时的保护,那种冲动就越来越明显,但是茫茫人海,她在万众瞩目的明处,而他在哪里呢?他们是否还有缘相遇?晚上,眀娇被小侄女儿乔夏岚给叫到了电脑前上网。“小姑姑,我们视频~”乔夏岚此时坐在了外公家那没有多少温情线条的书房内,一点儿也不畏惧外公的膝盖是不是被她的小屁股给磨烂了,而是用她最新掌握的聊天工具,和眀娇进行一次远程对话。“这个是外公送我的生日礼物!”夏岚把书房内唯一一件粉色的流氓布偶吐字给揪下来,抱在怀里。“这个是外公!”眀娇拿着一边相框,用粉嫩的小手指,指着相框内那个冷漠如钢铁般的男子,眀娇却是心头一动,第一次和小侄女聊天开了小差。靖荣的身旁,站着一个英俊出色的年轻人,即使和那些个个身穿迷彩服的男人融入在灰白的相框中,脸色涂了脸色的油漆,眀娇还是第一眼认出来那个男人是谁。聂轻鸿,原来你就在那里!“小宝贝,来给姑姑再看看哦,哇,外公真帅哟!”眀娇夸张的和夏岚沟通着,那边夏岚抱着相框,仰头对着一脸柔和了线条的靖荣道:“外公,小姑姑,说你是个帅哥!”呃,眀娇扼腕,乔夏岚把相框给拿走了,镜头里只看到她的米奇的小绒衣后背,米老鼠在对着自己龇牙咧嘴的笑着。眀娇觉得她还是去找一找嫂子吧!“嫂子,有没有那么一个男人,让你想一想就觉得心头很踏实,这辈子交给他都没问题?”正在喝着牛奶的晚晴抬眼看了一眼明显有些古怪的小姑子,却是浅浅的笑了,目光自然的挪到了那边正在做饭的背影上,此时晚晴快要临产,胃口倒是不挑的,但是老公还是每天都回来的很早,摒除了公务上的繁忙和劳碌,只想给她最好的。“喏,津帆就是!”晚晴笑的很是温和,享受的喝着牛奶,再看看眀娇那睁大眼睛之后,带着显而易见的答案的无奈后:“我也想找这样一个人,就算是木讷点,冷酷点~”晚晴终于放下了牛奶,看着眀娇的眼神有些怪,最后带着一种好奇的语气问道:“找到了?”眀娇看着嫂子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眸,索性豁出去了。“这个得嫂子帮我找!”京城,某军区,特种兵训练集中营,正在进行着日复一日的训练,将要过年了,天气也更加寒冷起来。“队长,您家里来了电话!”勤务员跑了过来,叫走了刚刚训练完毕的聂轻鸿,冬天了,却依旧穿着简单的制服的聂轻鸿,更显得魁梧英挺,而他那张英俊的脸,不知道是被晒黑的,还是什么原因,有些臭。“队长好像不怎么喜欢回家!”吴强看着聂轻鸿离去的身形,肘子戳了戳黄三。“家里有母夜叉?”黄三说着时,两人相视一笑的同时,不由加了一句:“如果是那个漂亮的母夜叉,就好了!”眀娇刚到北京下了飞机就打了个喷嚏,可能是天太冷了,她穿的太少了。PS:吼吼第二更哦,吃完晚饭我再写,感谢大家对这个故事的喜欢!

上一篇:美人难过英雄关
下一篇:没有了